【新就業形態勞動者生存實錄①】外賣騎手為你我送餐他們在哪兒吃
【发布时间:2021-12-06】 【作者:admin】

  10月14日10點,北京市環球貿易中心附近的外賣騎手正在吃早飯。本報記者 王宇 攝

  近年來,伴隨著平台經濟蓬勃發展,越來越多的勞動者嘗試在平台謀生。外賣騎手、快遞小哥、網約車司機等新就業形態勞動者數量大幅增加。他們為人們的生活和工作提供了極大的便利,讓你我動動指尖、足不出戶即可坐享諸多服務。

  這些新就業形態勞動者在大城市忙碌奔波的同時,我們不禁思考,背井離鄉的他們過得好嗎?為我們送餐,他們在哪裡吃飯?幫我們把東西配送到家,他們的家在哪兒?新就業形態勞動者在城市打拼,生病了受傷了怎麼辦?

  近日,《工人日報》記者在北京、深圳、成都、杭州、南京、武漢、長沙、鄭州等地,走訪數位新就業形態勞動者,探尋他們如何就餐、居住和就醫。從今天起,本版推出《新就業形態勞動者生存實錄》系列報道,敬請關注。期待在城市裡努力奮斗的他們都能被溫柔以待。

  接單、取餐、送餐,外賣騎手是一個與“餐”打交道的職業。每到餐點,他們穿梭在大街小巷,奔忙於樓宇之間,爭分奪秒地為人們送去熱氣騰騰的餐食。

  然而,他們在哪兒吃飯?《工人日報》記者在北京、深圳、成都等地,實地探訪外賣騎手的生活,體味送餐路上的酸甜苦辣……

  9月24日10點,北京陰雨連綿,北三環環球貿易中心旁的街道上,韓雷強結束了早餐時段的外賣派送,他把電動車停在路邊,准備吃早飯。趁雨勢漸小,他趕緊拿出一杯豆漿,仰起頭大口喝著,熱騰騰的蒸汽讓眼鏡上起了霧,由於喝得有點急,雨衣上也被濺上了豆漿。他顧不上太多,一邊喝著,一邊拿出兩個燒餅充飢。

  “北京太大了,便宜的飯館不好找,而且離接單、送餐的地方都遠。我經常是路過哪兒隨便買點兒打包,在路邊邊等單邊吃。”韓雷強當了6年的騎手,近來由於單價下降,他從早餐開始接單。和記者說話的間隙,新單派到,他把大半個燒餅塞進嘴裡,飛馳而去。

  13點30分,和韓雷強同跑和平裡片區的孟軍正准備收工吃飯,突然接到顧客的電話:送來的面條隻有湯,沒有面。他馬上聯系商家,又送了一份過去。14點30分,派單少了,他得空琢磨自己的午飯。在一家連鎖快餐店,他點了一份酸菜魚,騎手優惠價11.5元,米飯可以續,管飽。

  記者在北京走訪發現,因“沒時間,怕耽誤接單”,不少外賣騎手沒時間吃早飯,至於午飯和晚飯,即使吃飯,也隻能錯峰就餐。而在就餐地點上,騎手們食無定所,除了有優惠套餐的商家、價格低廉的小店,他們很多人是在路邊吃外賣。

  負責熱門商圈的外賣騎手們對此感受頗深。為多接單,一些騎手就連吃飯時也在盯著手機。“有時我就隨便買點,直接在餐箱上吃。”負責金融街片區的騎手龐慶隆雖做騎手不足1年,但已數次進入騎手跑單量排行榜前列,8月份他共配送2585單,跑單量位列所在片區的第3名。

  20點45分,晚高峰結束后,龐慶隆來到西單一家商場樓下。“這附近都很貴,這家商場還算是相對平價的了。”他摘下頭盔,點了一份牛肉面,這是一天中難得的放鬆時刻。距離他上一頓飯也就是早餐,已過去了近12小時。記者看到,此時已過訂餐高峰期,許多騎手在這裡進進出出。

  9月24日13點30分,深圳市龍崗區一處寫字樓旁,白領們吃完午餐匆匆趕回辦公室,外賣騎手陳佐接到一份訂單,從龍華區民治街道送到龍崗區坂田街道,4公裡,全程半小時。緊趕慢趕,總算在規定時間內送單后,陳佐已是飢腸轆轆,便在路邊快餐店裡解決了午餐。

  “我每天從7點開始送餐,扛到13點30分吃午餐。”當天,陳佐點了兩葷兩素,13元,米飯任意吃。他端著菜盤坐下,頭盔都沒來得及取下,嘬了口湯,便狼吞虎咽地吃了起來。之所以選擇自選快餐,陳佐說,一來是實惠,二來可快速就餐。

  陳佐在龍華區送餐3年,每天送餐近40單。“有時不到12點,就已餓得不行,跟站長打聲招呼,趕緊找家快餐店吃飯。”陳佐說,這種情況要快吃,不敢耽誤太長時間,一有訂單得趕緊出發。

  龍華區大型商超壹方天地是外賣騎手扎堆等單的地方。平時,他們大多捧著手機,跨坐在電動車上,時不時聊兩句,更多時間是留意著手機裡有沒有接單提醒。

  壹方天地餐飲門店眾多。騎手方立文每天有一半的單,是在這裡取餐。平時吃飯,他不敢跑遠,一般選擇附近便宜的地方。因喜歡吃面食,方立文經常去一家牛肉面館,一碗面10元左右。有時,他會到商超裡點份面食改善伙食,但價格卻翻了兩倍。

  相較於龍華區,南山區、福田區高樓林立,騎手用餐成本更高。9月22日午后,記者在此走訪,見到不少剛送完餐的外賣騎手在小餐館裡吃飯。一位外賣騎手告訴記者,附近有幾家公益性的食堂,騎手就餐可享優惠價,可食堂運營時間一般是11點30分到13點30分,這段時間他們正忙著送餐,沒時間過去用餐,他希望食堂能延長就餐時間。

  “15點我去晶融匯吃飯,咱們在那裡見!”電話那頭,趙明陽簡單與記者約定了受訪時間和地點,便繼續投入到緊張的送餐中。對外賣騎手而言,時間就是金錢。常常是過了飯點兒,他們才有時間吃飯。

  在美食之都成都,外賣送餐行業活躍度高。趙明陽的業務片區為春熙路附近、以太古裡為中心的5公裡范圍內。這裡是成都最繁華的商圈。成為外賣騎手的兩年時間裡,他繞著這個“圈”完成了19480個訂單,累計裡程29839公裡。

  記者跟隨趙明陽來到了晶融匯購物中心,自動門緩緩拉開,工作人員熟絡地打著招呼,趙明陽點頭致意,並笑著對記者說:“都是老朋友了,每月我基本有25天在這裡吃飯。”

  “我業績最好的一天跑了80多單,工作了12個小時,收入約400元,不過這種情況極少。”趙明陽介紹,春熙路附近騎手多,雖然點餐量大,但優勢並不明顯,大家的月收入在6000元左右,隻有少數騎手月入過萬元。

  說話間,趙明陽帶著記者來到了用餐點,這是一家連鎖自助快餐廳,寬敞明亮、環境整潔、菜品豐富。

  由於早已過了用餐時間,顧客稀少,這讓幾位聚在這裡吃飯的外賣騎手格外顯眼。趙明陽選了3份炒菜,稱重后花了10元,米飯不限,飲料免費暢飲。

  原來,為保障全時段外賣配送,送餐平台對騎手實行輪時值班制度,這意味著很多人無法按時吃飯。一些平台合作商家便主動為騎手們提供用餐折扣和休息場所。趙明陽說,如今有類似優惠的餐飲店還有很多。

  “送餐很辛苦,但我們也常常收獲溫暖。”趙明陽介紹,如今平台公司越來越重視騎手的職業健康,工會部門也為他們搭建了戶外休息的驛站。他和同事們愈發覺得騎手的職業行頭很耀眼。為在送餐時令人印象深刻,一些送餐員還在安全帽上粘上馬尾辮和可愛的觸角。

  “我很喜歡這份工作,奔波在城市的大街小巷,看人群熙熙攘攘、車來車往,每一天都充滿了活力!”為方便工作,趙明陽和兩個同事在春熙路附近合租了一套老舊房,他們不太奢望在繁華都市買房置業,但願意為了這個目標努力拼、努力闖。

  人民日報社概況關於人民網報社招聘招聘英才廣告服務合作加盟供稿服務網站聲明網站律師信息保護聯系我們ENGLISH

  廣播電視節目制作經營許可証(廣媒)字第172號互聯網藥品信息服務資格証書(京)-非經營性-2016-0098

  信息網絡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証0104065網絡文化經營許可証 京網文[2020]5494-1075號網絡出版服務許可証(京)字258號京ICP証000006號京公網安備008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