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谟魁:带领小泥鳅游出国门
【发布时间:2022-06-22】 【作者:admin】

  这是辽宁省盘锦市大洼县一块普通的稻田,稻田的主人叫周福新。每天早上,稻田里都有一小笔财富等着他来拿,而财富就藏在稻田里并不显眼的白色网袋中。

  辽宁省大洼县西安镇桑林子村村民周福新:韩国人用这玩意,它往韩国走,不是都装船嘛,全部装船

  辽宁省大洼县西安镇桑林子村村民周福新:不知道,咱们不知道,可能是做罐头吧,咱们不知道拿去干啥

  虽说不知道网袋里的东西被韩国人拿去作什么,但周福新知道这东西很值钱,这是盘锦很常见的泥鳅。眼下一斤泥鳅能卖到9元钱,一个网袋里的泥鳅有两斤多。在自己10多亩的地里,周福新放了40多个网袋,好的时候一天能抓80多斤泥鳅,收入700多元。

  抓泥鳅非常简单,周福新每天晚上只需把袋子放进稻田,第二天早上就可以轻松地来拿泥鳅了。

  辽宁省大洼县西安镇桑林子村村民周福新:这个原理吧,它就是放到水里头,完事泥鳅从眼进去,里面有一个倒圈,它爬不出去,进多少都爬不出去。

  走在中间的人叫刘谟魁,就是他领着记者前来看周福新抓泥鳅的。在盘锦市,刘谟魁的名气很大,盘锦每年出口到韩国的泥鳅有2000多吨,他一个人就占到了总量的一半,凭着这个实力他闯下了一个外号”泥鳅王”。

  盘锦市地处辽宁省的西南部,此地产的盘锦大米闻名国内外,除此之外这里河蟹的产量也很大。2000年,刘谟魁开始做河蟹的出口生意。2003年,他去韩国考察水产品市场,就是这次韩国之行让他注意上了泥鳅。

  刘谟魁:很多中国人在做这个东西,而且利润也不是很高,所以说,也没想到这个东西突然之间走出国门,价格一下就上来了,所以当时给自己是一种非常眩晕的感觉

  去韩国前刘谟魁知道盘锦有人把泥鳅出口到韩国,但没想到泥鳅在韩国的身价那么高。2008年7月9日,记者在刘谟魁的基地里碰到了前来洽谈泥鳅业务的韩国人李亮録,借此机会了解了泥鳅在韩国的状况。

  韩国客商李亮録(翻译边恩松):非常喜欢这个,可以说,人人都吃这个泥鳅鱼吧。

  李亮録还告诉我们,韩国以前也产泥鳅,只是近年来随着环境的改变,野生泥鳅越来越少,由于产量少而喜欢吃的人多,泥鳅的价格非常高。

  韩国客商李亮録(翻译边恩松):现在,目前在韩国市场泥鳅的零售价价格用韩币来算的线元。

  韩国客商李亮録(翻译边恩松):人民币合30到35元一斤这样,在中国的泥鳅出口到韩国之前,比现在还贵个5倍左右吧。

  2003年的时候,韩国市场上一斤泥鳅的售价合人民币在150元左右。而在盘锦市场上,泥鳅的价格比韩国市场低了三四十倍。

  刘谟魁:盘锦是这样的,它这个开始的时候要贵,在四五元钱左右一斤,到旺季的时候,产量最大的时候也就是2元左右钱一斤。

  从韩国考察回来后,刘谟魁打定主意要在韩国的泥鳅市场上分一杯羹。那么,向韩国出口泥鳅的生意该从何处着手呢?在考察时,刘谟魁注意到了韩国市场上一种非常好的交易方式。

  刘谟魁:你有正当的营业执照,有一定的注册资金,你就可以到市场的拍卖公司那进行注册登记,这样来说呢,一旦你产品进来之后,你就可以全盘地交给它,不用你管了,而且你定出价位来,它给你进行拍卖,而且这个钱如数的给你收回,所以这个设计方案应该是非常非常好的,我们一开始说妥了,发财机会来了。

  为了抓住这个发财的机会,刘谟魁在韩国迅速注册了一家公司,起名斑马公司,韩国公司的业务由刘谟魁的大舅哥负责管理。

  2004年初,经过前期准备,刘谟魁把总值7万美元的泥鳅运到了韩国。然而等这些泥鳅进入到拍卖市场后,刘谟魁发现麻烦来了。

  刘谟魁:这个产品就是泥鳅鱼在韩国市场可能是15元钱一斤,拍卖价格15元钱应该是很公正了,不是很高,那么你的拍卖价格在这个大屏幕打出15元钱一斤了,没有人举牌,那怎么办?

  那段日子是刘谟魁最难熬的时候,由于无人举牌购买,刘谟魁的泥鳅无法卖出,只能放在韩国拍卖公司的仓库里。

  刘谟魁:那怎么办?那只能说你降价,降价10元钱行不行,10元钱也没有人买。因为这个泥鳅鱼是活的,你放一天的话它死亡率增加呀,那么你怎么办?只能说降价卖,降,降,降到最后赔本卖。

  那么,为什么优惠的价格却不能引起韩国客户的兴趣呢?刘谟魁把这个问题抛给自己的好朋友曲明。曲明经商多年,是盘锦有名的职业经理人,他根据对韩国市场的了解给出了自己的判断。

  刘谟魁的朋友曲明:一个产品有竞拍机制,但是这个里边,表面上看起来公正,是透明,但是实际上还是一些大户在后面操纵,所以说我们自己想直接面对消费者,直接参与到人家的物流体系当中去,不现实。

  商场如战场,作为一个外来者,韩国拍卖市场不给刘谟魁好脸色是很自然的事情。不过,经过进一步了解韩国的市场,刘谟魁还发现了泥鳅拍卖不掉的另外原因。

  刘谟魁:中国野生状态下的泥鳅鱼是很瘦的,就是野生状态下泥鳅鱼很瘦的,因为韩国人吃泥鳅鱼,从理论上讲它就是不分大小的,就是什么规格的泥鳅鱼都会吃,但是你不肥的泥鳅鱼它不吃。

  市场的抵制和野生的瘦鱼注定了刘谟魁的失败结局,最终,那批总值7万美元的泥鳅已不到一半的价格出售了。损失过半的教训给刘谟魁上了一课,他发现要做泥鳅的出口贸易,泥鳅必须得育肥。可是在盘锦还从来没有当地人养过泥鳅。